网站首页 » 君心乱天下
第五章 武林盟

  月色之下,院里本就冷清。十几个人便这样面面相觑着,静了片刻。

  直到那个领头的人一手将自己面上的黑布扯下,又走近了几步:“萧门主莫急,我们是费盟主的手下亲信,按照追杀令上的,您和爱徒抓住了贺雷,这三千两黄金自然属于你们二位。”

  言束流怔了片刻,原本相遇不算意外,可这伙人的实力就算不如他们师徒,也不可能这么丝毫不争取,就将三千两拱手让出。

  萧齐冥的剑始终没有放下,只是眼神示意了言束流一番,并不言语。

  “原来是盟主的人,倒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。

  不知今夜要是将人拱手让出之后,我们师徒拿什么去换三千两黄金呢?”言束流一脚踩在院中的石凳上,一边把玩手中的剑,一边望着四周的敌人。

  倒是有几分玩笑的语气,可是流露出的眼神,却不是开玩笑的那种。仿佛下一刻,如果他们给出了否定的答案,这两个师徒就一定会先发制人,先杀了他们,再拿人去换钱。

  “这是盟主的令牌,二位带着这个。毕竟三千两不是一笔小数目,更加不是容易带走的一笔钱,二位觉得如何?”领队的那个人倒是丝毫不避讳,从怀里取出了一枚令牌,双手奉上。

  萧齐冥瞥了一眼,确实是真的武林盟的令牌。

  按照常理来说,武林盟的人既然答应了会给钱,他们就不该继续追问。而既然他们也追问了,他们又给出了令牌,此事应该不会生出变数才是,只要防着有人来抢即可。

  可是言束流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就被糊弄了,越是这么容易拿钱,才越是有问题。

  “那好吧,你可知道我们逍遥门最缺的就是银子,你要是敢骗我……”萧齐冥收回了剑,并拿走了令牌,路过那个人面前的时候,冷冷的眼神对视了一番。那眼睛里,似乎是杀意,却又察觉不到杀气。

  萧齐冥的话没有说完,可是任谁都能想到下一句会是什么内容。

  逍遥门一向穷苦,每年的收入只有这个追杀令的赏银。如今唾手可得的三千两被承诺之后,若是分文不得,只怕这武林盟也不会安生了。

  “徒儿,走。”三个字后,两个人就消失在了茫茫月色之中,不知去向。

  “大人,他们不会去而复返吧?”一个蒙面者悄悄耳语道。

  领队者摇摇头,一声令下叫人将贺雷绑走了。“他们要是想杀我们,易如反掌,何必浪费时间。盟主说了会给,自然会给,不用怕。我们,走。”

  片刻之间,院子里又恢复了清静。

  “师傅,且说这今日之事,倒是有些诡异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言束流始终认为那个贺雷不是杀前盟主的人,而且这一切更像是个局,只是不知引谁入彀的局。

  萧齐冥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,只是将那个令牌悄悄收起。

  “今夜找个地方先睡一夜,明日去武林盟领钱就是。”萧齐冥看起来便是无欲无求,既不过问贺雷为何杀前盟主,也不过问新盟主的人为何能在他们刚制住贺雷的时候就恰好出现。

  这一切顺理成章,却又过于巧合,萧齐冥岂会不知?然,当武林盟的人许下承诺,贺雷杀死前盟主之事又是公认的事实,若是他们事出无因去质疑,反倒是会惹祸上身。所以明日之事才是关键,如若武林盟付得出三千两黄金,这件事明面上就算过去了。如若他们拿不出或是搪塞,这背后的阴谋也该浮出水面。

  听得自家师傅如此淡定自若地说先歇息一夜,言束流心中倒是安定了不少。

  这一位师傅便是如此,在家里的时候,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耍赖、无知,什么形象都可能出现。但是一旦在外,才有了个正经师傅、正经门主的样子。

  言束流默默地思索着,这一切到底是因为那三千两黄金呢,还是因为三千两黄金呢,还是因为黄金呢?

  “睡吧。”萧齐冥一个枕头扔了过去,砸中了言束流的脸。

  因为言束流带的私房钱已经所剩无几,两个人只能委屈找了个小客栈,勉勉强强挤在一个房间。萧齐冥虽然没有出钱,但绝不可能吃亏,于是抢先一步占了那张床,并只留了一个枕头给言束流,然后迅速入睡了。

  言束流被他这一番操作惊得是哑口无言,但又打不过师傅抢不到那张床,只能被迫接受命运的安排,趴在桌上凑合了一宿。

  翌日一早,师徒俩便出了客栈,直奔武林盟会而去。

  “师傅,这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人跟着我们,可是昨夜武林盟带走贺雷,这追杀令被完成一定会传遍江湖。

  不知道等会带着三千两黄金,我俩可怎么回家?”

  若只是三千两银票,他们师徒二人轻功离去断然不可能被追上。只是,黄金太重,他们很难在甩开众人之后,还能将三千两悉数带走。

  言束流倒是无所谓少个几百两的,只是不知萧齐冥是如何思索的。

  “无妨,我有计划。不过,徒弟你要搞清楚一点,想从我手里夺走属于我的银子,他们得有这个命才行!”言束流在意的不是那个所谓的“计划”,而是自家师傅居然打算完整无缺地将全部银子拿走?他们就两个人,两双手,连个马车都没有,怎么带走那些银子?

  到嘴边的质疑,终究还是咽下去了,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,和师傅吵起来,以免给外人可乘之机。更何况,武林盟给不给这笔银子还未可知。

  这次追杀之中,最奇怪的莫过于贺雷的逃跑路线。从万城离开之后,便直接躲进邻城泉都,除了言束流的眼线,难道没有任何人知道贺雷躲在泉都之中?何况,武林盟都到了贺雷的所在,怎么会比他们师徒迟了一步?

  言束流带着所有未知的疑问,与萧齐冥一齐来到了万城之中的武林盟会,江湖中大多人向往的地方。

  武林盟在万城的万山之中,隐于深山深林,外面多是机关布置,只是他们师徒进入的时候,竟毫发无损,也未曾触碰任何机关。

  “这里就是武林盟。”

  这亦是言束流第一次来到武林盟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