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» 一纸婚约,秘书夫人要跑了
第3章 那又如何

  莫宜静一向以此为荣,她觉得她是离他最近的女人,早晚能拿下他的心,更何况阎悉在出席晚宴时一向都是带着她,本来这次也一样,本来阎悉的助理已经与她联系过了,她本是在家中等着阎悉去接她,可阎悉迟迟未到。

  她不愿错过阎家的晚宴,独自一人前来,看到的却是姗姗来迟的阎悉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。

  这个女人是谁,她一定要弄清楚!如果是对阎悉有觊觎的女人……

  莫宜静攥紧手中的酒杯,所有挡在她与阎悉之间的人都该死!

  平珑站了会,便有几波千金贵妇来与她攀谈,话里话外都是在打探她与阎悉的关系,平珑不知该怎么回答,如果她说她只是个秘书,阎悉怕是会被人笑吧。

  她只好笑着岔开话题,几波人都没有问出什么,悻悻离去。

  众人看向平珑的目光带了些暧昧,难道这是阎悉在外包养的情人?那这个女人可真是有福气了,在在场的许多女人心中,做阎悉的情人比做许多普通富豪的妻子要强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一道悦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平珑转身看去,身着天蓝色长裙的女人端着酒杯,看向她的目光不善,平珑认出了眼前的女人,莫氏集团的千金莫宜静,也是阎悉唯一传过绯闻的女人。

  她这副敌意的样子显然是误会了,平珑轻声开口,“平珑。”

  莫宜静脑中思忖了一番,确认自己知道的名门都没有姓平的,脸色便更森寒了几分,语气也变得如询问下人般,“你和阎悉是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我只是阎总的女伴。”平珑四两拨千斤的拨开了重点,笑了笑,“并没有什么暧昧的关系。”

  “那你是家是做什么,娱乐圈的三流小明星?还是家里是哪个小公司?”

  莫宜静的态度越来越咄咄逼人,平珑微皱了眉,心中已经起了反感,她不过是看在莫宜静是阎悉朋友的份上才多回答了几句,如今看对方这副态度她也不想再开口,转身打算从莫宜静身边走开,她的动作落入莫宜静的眼中变成了轻视,心中怒火更甚,上前一把拉住了平珑的手臂,“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,阎悉怎么会带你这种女人过来,简直是丢他的脸。”

  平珑感觉到莫宜静拉住她手臂的手下手很重,长长的指甲掐的她的手臂很痛,她想甩开却甩不开,“莫小姐,请自重。”

  见平珑在用力挣开,莫宜静眼底闪过一丝阴狠的光,猛的将手松开,平珑一个不及,身体失去了控制,向一侧倒去,旁边就是香槟台!

  完了,她在阎家的晚宴上跌到,一定会让阎悉丢尽脸面,她闭着眼想着自己可能的凄惨下场。

  想象中的痛并没有到来,反而落入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中,平珑忙道着对不起,从那人怀中挣脱出来。

  一挣却没有挣开,熟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,阎悉的声音清晰明朗,“莫小姐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问我,不要难为我的女伴。”

  莫宜静看着趴在阎悉怀中的平珑,恨的心中冒火,脸上强撑着笑,阎悉你说什么呢,“我们只是聊聊天,我怎么会难为你带来的人。”

  “这样最好。”阎悉警告的瞥了她一眼,垂头看了看平珑,轻声道,“跟我过来。”

  平珑乖巧的点头,将莫宜静恨极的目光摒在脑后,她跟着阎悉一同来到了大厅一侧的一个房间中,阎悉轻轻推开门,带着她走了进去。

  明亮的房间中坐着几个中年男女,平珑看着面前这些经常在报导新闻上出现的人心中一惊,这里都是阎家的人,阎悉带她到这里来做什么。

  首位上坐着的一个年迈老人看到平珑笑出了声,“丫头,过来让爷爷看看。”

  “爷爷?”平珑被老人的称呼惊到了。

  正想开口,阎悉紧握着她的那只手轻轻用力,他轻笑,“爷爷,她胆子小,你可别吓她。”

  “知道知道,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个疼女朋友的。”

  女朋友什么鬼,平珑猛的瞪大了眼看向他,只见他微笑着看她,状似亲昵的在她耳边轻声开口,“敢拆穿我明天你就会被辞退。配合我演好这场戏。”

  “演什么戏,演他的女朋友?”

  平珑未来及多思考,坐在那里的一个中年女人已经刻薄的笑出声,“这是哪来的丫头啊,怎么这么不懂礼貌,没听到老爷子让你过去么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阎悉声音大了些,带着安抚的味道。

  她绝对不能离开阎氏,可配合阎悉演这场戏也太荒谬了,他为什么不让莫宜静过来。

  平珑心中混乱,脚下却一步步的朝阎老爷子的方向走了过去,走到近前她摒住杂念笑的甜净,“爷爷好。”

  “哼,别慌着叫爷爷呢,你家是做什么的。”坐在阎老爷子下首的一个男人讥讽的开口,“别认为什么人都能嫁进我们阎家。”

  阎老爷子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转头看向平珑时又是一片温和慈爱之色。天知道他为阎悉这个臭小子操了多少心,外界都在传阎氏的总裁是个弯的了,可阎悉却不慌不忙,年近三十了别说结婚了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。

  这让等着抱孙子的阎老爷子早就心焦的不行了,不管是什么家世,在阎老爷子心中只要是阎悉能喜欢的就是再好不过的了,他欢喜的拍了拍唯一空着的座位,那本是为阎悉留的,“丫头坐在这。”

  平珑乖巧的坐下,桌上人的目光四周都落在她的身上,她心中一阵紧张。

  “丫头,我家阿悉对你怎么样,他若是对你不好你和爷爷说,爷爷替你收拾他,他从小就是冷性子,你多包容着点。”

  平珑本以为老爷子会问她的家世之类的,没想到阎老爷子竟是一副慈爱的样子,她抬眼看了看面色如常的阎悉,轻声回道,“他对我很好。”

  老爷子絮絮叨叨的与平珑说了许多话,等到两人从房间出来时,平珑已经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,临出来前,老爷子正问着平珑打算什么时候嫁进阎家,幸好阎悉替她挡住了。